中甲

王国维女儿辟谣父亲自尽并非是为了殉清7z

2019-07-09 11:4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兄妹俩齐口否定殉清之说,其实父亲只是一颗棋,也是他(指罗振玉)预布的羽翼渐渐地父亲感觉到已卷入浑浊世界的大漩涡,必须脱身出来 本文摘自:《人民海外版》 2009年5月29日第07 版,作者:蒋连根,原题为:《隔海合编王国维家传》 96岁的姐姐在海峡的那头;94岁的弟弟在海峡的这头。姐姐王东明是国学大师王国维的女儿;弟弟王慈明是王国维的五子。 王国维1927年6月2日自沉颐和园昆明湖后,留下了五男二女7个子女,如今只剩下这姐弟俩隔海相望了。一年前,姐弟俩当起了《王国维家传》的名誉主编,和儿孙们一起追忆王国维的事迹,搜寻海内外王氏后人的故事。弟弟说,这份东西是属于王氏家族的。 上海石库门记录着姐弟俩的童年和书香生活,姐姐爱吟诗,弟弟爱绘画 1916年王东明4岁时,王国维从日本回到上海,租了吴兴里的房子,三开间两层楼的石库门住宅安顿下一家八九口人。 王东明回忆:父亲一生爱书,除了吃饭,时间几乎都在书房里消磨掉。平时他读书,我们兄弟姊妹围在旁边打架吵闹捉迷藏,他丝毫不显厌烦之色,依旧读他的书,写他的文章。 也许缘于对女儿的格外疼爱,王国维没有把东明像其他男孩子一样送去学堂,而是留在身边亲自授课。他亲自教女儿读《孟子》、《论语》,讲解或听女儿背诵时从不看书本,讲解也不是逐字逐句地讲,讲完了,问一句懂不懂,孩子点点头,这一天的功课就算结束了。 闲暇时,王国维爱躺在书房的藤椅上休息。这时,书房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不管他们怎么翻橱倒柜,王国维从来不加呵斥。而这时,也是东明背诵古文的时候。看到父亲好像睡着了,东明背不出来就跳过一句去,可每次都被父亲听了出来,眯着眼提醒她第一个字让她继续背诵。直到今日,王东明还能背出《论语》、《孟子》、《左传》里的许多词句。父亲最喜欢的一首词是辛弃疾的《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他经常吟诵,东明听久了也会吟。她90岁聚会时,还能一字不差地背出来,儿孙们惊叹不已。 弟弟慈明从小爱绘画,常常缠着父亲要他画人,父亲不会画,就拿纸上一个策杖老人或一叶扁舟丢给他,调皮的慈明马上就给老人添上一副眼镜和一根长长的辫子,嘴里嚷着画了一个爸爸兄弟姊妹度过了童年时代。儿时的书香生活让姐弟俩最早领悟了王国维的为人处世之道,父亲成为他们一生的榜样。 姐姐王东明独居台北,为亡父收藏遗物,发表文章辩驳谬论 因为几个姐姐早夭,王东明就成了王国维的长女。1913年11月,王国维一家旅居日本期间,王东明出生于京都。生下来时,父亲向人说:我们家里已有4个男孩子,现在得了女儿,宛如米里捡一颗谷,很是难得。 父亲去世后第二年,母亲潘丽正携年幼的子女离开北京搬回海宁老家。15岁的东明和弟弟慈明就在海宁插班念小学,东明五年级,慈明三年级。后来,东明念完初中、高中考上中央大学,可是刚念了一年,抗日战争爆发,她只得辍学。抗战胜利台湾光复,两个哥哥调去高雄海关工作,母亲携着妹妹随同,次年王东明也随丈夫前往。此时,弟弟慈明正在上海念大学,姐弟俩含泪告别,谁也没想到从此竟天各一方,断了音讯。 到台北后,东明当了小学教师,生育了两个儿子。后来,母亲和哥哥妹妹们相继离世。晚年,两个儿子都在国外从事专业性工作,王东明独居在台北县永和市,由菲佣照料生活。台北市海宁同乡会的乡亲是她常常约来相聚的朋友,每周两次聚会,有人拉二胡,唱京剧,她爱哼京剧《四郎探母》,唱到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不能团圆时,她常常泪流满面。 哥哥高明的孙子王亮考入复旦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毕业后留在复旦大学从事古籍研究。2007年11月,他到台北看望姑婆。王东明听说侄孙儿继承了王国维的衣钵,找出她历年收集的有关父亲的资料,让他挑选若干作研究之用。 上世纪60年代,台湾大学历史系的王德毅教授编着《王国维年谱》,王东明向他透露,父亲去世前几日,只见他从书房抱出了一叠信件,撕了再点火焚烧。我走近去看,见信纸上款写着:观道亲家有道言之历历,后来成为学术界极为珍贵的资料。 80年代,海峡两岸学术界重提王国维,波澜复起,对他的死因争议纷纭。1983年8月8日,台湾《联合报》发表王贞明、王东明的文章《父亲之死及其他》、《最是人间留不住》,兄妹俩回忆依依膝下的情景,情真意切。王东明写道:父亲自尽与大哥(潜明)病逝有很大关系。父亲最爱大哥,大哥病逝给父亲很深的打击,已是郁郁难欢,而罗振玉先生又不声不响地偷偷把大嫂带回娘家,还拒收恤金此事后,不再见父亲的欢颜,不及一年他投湖自尽了。兄妹俩齐口否定殉清之说,其实父亲只是一颗棋,也是他(指罗振玉)预布的羽翼渐渐地父亲感觉到已卷入浑浊世界的大漩涡,必须脱身出来

网络营销主要方法有几种?你竟然不知道?
微超市
小程序自己可以开发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