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山西电厂煤荒背后博弈煤价疯涨几近拖垮电企

2019-10-12 14:3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西电厂煤荒背后博弈:煤价疯涨几近拖垮电企

如果说火电厂缺煤是目前山西省电荒局面的始作俑者, 在外界看来,多少有点讽刺意味。一份数据显示:目前山西省调火电装机3000 万千瓦, 全年用煤约1 亿吨,与山西省2010 年7.4 亿吨的产量相比,所占比例并不大。

但上述尴尬却真实存在着。8 月22 日, 山西省中南部13 家亏损电厂联名上书报告(以下简称上书文件)请求紧急帮扶。在煤炭资源优势明显的长治市,就有漳山发电(上书发起单位)、漳泽发电、武乡和信发电三家主力火电企业名列上书名单。

“ 煤源并不紧张,只是没钱买煤。” 漳泽电厂一位员工称。而在这份书面报告中,由于资金链断裂导致的存煤不足致使电厂被迫关停机组的内容,被多次提及。

新金融郗岳 长治报道

连年巨亏

目前,沈翔(化名)的日常工作增加了新的内容:到车间监督职工的温习安全生产知识和安抚职工情绪。

沈翔是长治市漳泽发电厂的办公室职员,从今年8 月底开始,电厂关停了3 台发电机组,只保留一台机组维持运行发电。“很多职工现在都空闲下来,加上工资和奖金总不能按时发放,领导担心他们闹情绪,所以派我们给员工组织些活动。”

漳泽发电厂是山西和华北电主力发电厂

, 目前该电厂装机容量为4×20 万千瓦。上市公司山西漳泽电力(5.56,0.00,0.00%)股份有限公司, 就是在原山西漳泽发电厂的基础上设立的, 是当时(1992 年)全国电力行业唯一百万电厂整体改制的企业。

然而当年风光难觅。2008 年-2010 年漳泽发电厂三年累计亏损7.1 亿元,漳泽电厂总经理李王斌曾对媒体表示, 漳泽电厂2009 年资产负债率为77%, 但在2010 年大亏2.8 亿元之后, 负债率猛然上升到91%,今年的计划是不超过104%。

新金融就亏损原因前往漳泽发电厂采访相关负责人,而沈翔称,主管经营的领导近段时间都到省里面(太原)了,“不是去跑煤,就是去跑资金,连综合办公室主任也出门协调煤运事宜了。”

作为漳泽发电厂的全资控股方———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由中国电力投资集团控股), 今年也没在子公司困难的时候扶上一把。沈翔说,2008 年电厂出现亏损时,一直是靠母公司的拨款勉强运营,但随着亏损面扩大,今年母公司要求我们自筹资

金维持运营。然而,对于这种负债率高且企业信用评级被下调的亏损企业而言,融资渠道少之又少。在银根收紧借贷利率上调的当下,电厂的融资成本也在不断加大。

与漳泽电厂相邻的漳山发电公司,也或多或少的复制着上述窘境。该公司宣传部人员对新金融表示,目前电厂已经相继停运#2 机组(30 万千瓦)和#4 机组(60 万千瓦)两台机组,而漳山发电厂今年 月的发电量,还不足全年发电指标的一半。

漳山电厂总装机容量180万千瓦,是山西省最大的发电企业之一。但在年,漳山电厂累计亏损12.3亿元,其中2010年亏损高达5.09亿元。进入2011年,亏损进一步加剧,今年前2个月已亏损1.02亿元。“而控股方北京能源投资集团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给我们的资助很有限。”上述人士表示。

亏损的阴影笼罩着山西中南部电厂。在13家电厂上书的文件中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13家发电企业今年累计亏损23.05亿元(2008年至今累计亏损129亿元),拖欠燃料款29

.94亿元,月13家电厂面临着到期还贷压力62.86亿元,“资金处境十分艰难,现已无钱买煤,无煤发电。”

难享资源优势

正当漳泽电厂的领导为煤源和资金愁眉不展之时,与电厂仅相距十几公里的长治王庄煤矿内,煤矿职工们正在排队领取大桶量食用油和米面等中秋节福利。而煤场门口,一辆辆载重约20吨的货车排起了长龙。

当地一位司机表示,近段时间长治多处煤矿附近的道路都会因为拉煤车太多而发生堵塞,有时甚至堵上2公里,他还亲眼见过很多货车没有拉到煤而空着掉头回来。

王庄煤矿建成投产于1966年12月,目前,年核定安全生产能力达到710万吨以上,隶属潞安矿务局。该矿一位协调货车交通的职工表示,每天从这里进出的货车在辆左右。而在往来的运输货车中,却难以发现来自电厂的拉煤车。

潞安煤炭经销公司一名负责统计调度的人员向新金融证实,最近一个多月,漳泽电厂已没有从王庄煤矿有车皮计划来运煤,现在这片煤场主要供给长治包括王曲电厂等其他电厂。

一位常年经营煤炭贸易的人士表示,包括长治在内的山西中南部地区的煤炭资源在秦皇岛港最受欢迎

。相较于山西北部煤质的高水分和高挥发性(发热量一般在大卡),中南部煤质更优,发热量一般在大卡。

长治市经信委电力科魏科长对新金融介绍,山西北部地区的产煤一般只用于火力发电,而长治产的优质煤可以满足多种工业发展需求,可销往山东、河南,甚至是国内大型港口,因此在煤源的争夺上就特别激烈,价格也越走越高。而上述潞安煤炭的人士也感叹,十年前,王庄煤矿坑口价元,如今最少也要700元。

煤价的疯狂上涨几近拖垮火电企业。上书文件中长治武乡电厂提供的数据显示,2007年年初,武乡电厂入厂标准煤单价为277.5元/吨(不含税),2010年底上涨至745.93元/吨,涨幅高达68.8%。期间山西标杆电价调整3次,从0.2754元/千瓦时调整到0.3253元/千瓦时,涨幅只有18.1%。煤价上涨导致燃煤成本在发电成本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由2007年的68.68%增至79.13%。2010年,燃煤成本已占标杆电价的90.06%。

“守着煤炭资源,却享受不到任何资源优势。”漳泽发电厂沈翔无奈地感叹。一般而言,煤矿出售的煤炭形式分市场煤、计划煤、地销煤三种。其中市场煤是在山西省发改委定价基础上再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上下波动;计划煤的价格是根据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签订的交易合同而定,定价低于市场煤,国家发改委再给煤炭企业一定交易补贴;而地销煤是山西省为了保障电厂基本燃煤需求,强制煤炭企业分拨一定煤源以低于市场价销售给电厂,而当前电厂领导的“跑煤行为”,就是想尽办法争夺地销煤。

“因为地销煤没有政府补贴,售价又低,所以煤炭企业销售动力不足,这部分量很小。”上述煤炭经营人士表示,对于地销煤的兑现情况,政府一般也不会去监督。

而计划煤的兑现率也并不乐观。沈翔表示,今年漳泽电厂的计划煤指标是50万吨,而全年正常供电的燃煤量为260万吨左右,计划煤所占比例不到20%。截至今年8月底,已兑现的计划煤还不到20万吨,兑现率还不到40%。

即使可以兑现的计划煤,在价格执行中也不是一帆风顺。和煤矿谈好的价格,往往到了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公司却又是一个价格。据悉,2007年重组成立的山西煤运集团被赋予煤炭价格处理权,担负起了“省内省外价格协商”和帮助“地方煤矿确定合理利润”两大职责。

电煤价格上涨让电厂不得不考虑控制燃料成本,进而在优质煤中掺和低质煤作为燃料。“二十年前机组扩建时,炉型是根据长治本地大卡的煤质来设计的,掺和了有杂质的低质煤后,就加大了对发电设备的磨损,降低设备的使用寿命。”沈翔说。

连锁危机

即使掺和低质煤降低了燃料成本,漳泽电厂的电煤库存仍不足一天。只保持一台机组运行的情况下,满负荷运转的日均燃煤量是2500吨左右,而当天的购煤量(一般是2000吨)只能保证75%左右的负荷率。“有时只能运来1000多吨煤,连一天发电都不够。”

据统计,今年月份13家电厂电煤采购量2067万吨,生产消耗量2090万吨,收耗净差23万吨,在“淡季不淡”中各电厂不仅无储备增量,库存量也在快速下降。

存煤不足导致电厂被迫关断发电机组。进入8月,受燃料严重短缺影响,已有漳山#2机组(30万)、#4机组(60万),运城#1机组(60万),漳泽#3、#4机组(42万),蒲州#2机组(30万)相继停运,停运容量222万千瓦。而13家发电企业装机容量总和为1342万千瓦,停机容量占比16.5%。

8月27日,漳泽和漳山电厂所属的电力公司向长治市经信委电力科提交了关停机组报告,这让电力科魏科长倍感压力。他表示,省里面有个电力指标分配的规则,目前长治市用电量占全省的10%,如果长治的电厂少运行100万机组的,省里就会少分配给长治市10%的用电指标,作为一种惩罚性的措施

。“而我们只好对工业生产进行限电。”

这场限电对于山西工业影响很大。一位接近潞安矿务局的人士称,山西限电已经快一个月了,潞安矿务局旗下位于长治的山西潞安煤基合成油公司,因为限电,日均亏损达200多万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亏损了4000万-5000万元。

在这场煤电博弈中,看似掌握主动权的煤炭企业,由于限电,在自己的化工产业中也栽了跟头,这似乎是一个因果连锁反应。然而电荒事关山西省的投资环境形象,以及转型发展速度,因而不得不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

在收到电厂停机报告的第3天,长治市分管电力的市长召集3家电厂、煤管局和煤运公司的领导开会研究缺煤停机问题。目前长治经信委电力科正在汇总资料,向长治市政府、省发改委以及国家发改委提出扶持电厂的建议,包括电煤定价、金融支持等方面,目前正在等待批复。

魏科长表示,潞安矿务局掌握着长治的优质煤矿,但分拨给长治市电厂的电煤指标却非常有限,这是一个大的缺陷。他认为,国有煤矿应该优先保障本地的电厂用煤指标,因为煤炭在长途运输过程中具有热量折损性,如果就近发电,多余电量可以通过电输给外省,不然既加重运输成本又造成环境污染。

不过,新金融采访的多位电厂经营人员表示,造成山西电厂严重亏损的主要症候,依然是“市场煤计划电”的机制弊端

,在煤价充分市场化后,电价的市场化改革始终裹足不前,煤炭企业、电企业和发电企业利益分配扭曲造成了对电厂经营的双重利益挤压。

只不过,这种机制弊端在山西中南部电力产业发展中更为明显,因为山西中南部煤价较高,而上电价水平却始终在全国水平的低位运行。

山西省电力公司总经理张建坤曾对媒体表示,我国煤炭价格年上涨了150%,但7次合计调整电价0.1379元/千瓦时,调整幅度只有32%。

一份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今年2月递交给国家发改委价管司的汇报材料显示,“上电价低”被排在电厂亏损原因的首位。其中陈述道,山西上标杆电价未脱硫为0.3103元/千瓦时,硫电价为0.3253元/千瓦时。周边省份除内蒙古比山西低以外都比山西高2分-8分。比沿海地区大约低一毛至一毛二。山西电价平均比全国平均上电价低一毛左右。

今年4月中旬,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同意上调山西电厂上电价,提高幅度为0.026元/度。但是漳泽电厂沈翔认为

,这个调整幅度远远不能抵消电厂高涨的燃煤成本,电厂亏损局面依然得不到有效缓解。

在漳泽电厂门口的宣传栏上,电厂“三步走”发展目标非常醒目:到2015年,形成发电装机容量1亿千瓦,形成煤炭产能1亿吨,电煤自给能力达到40%,营业收入2000亿元,实现利润总额180亿元。

然而,在现行的煤电体制下,完成这个目标,远远不止三步可以走完。

关键词:

电厂

,煤价

如何有微信小程序
微商城多少钱
开通微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