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独居女晚上9点遇拍门抄表心中不安打110世界和平

2020-02-15 15:5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独居女晚上9点遇拍门抄表 心中不安打110

入户抄表引发争执她的不安:是来踩点的吗?“所以1听到敲门声,我有点警觉,就在想是否是来踩点的?”门外女子坚持不走,这让李女士有些慌。独自在家的她只得虚张声势,先是伪装喊老公,随后又喊娃娃。她的无奈:找了他们一年!这108户住户,抄表员张露已找了他们将近整整一年。对于住户的抱怨,张露感觉非常委屈和无奈:“如果白天能找到人,谁愿意晚上来呢?”深夜9点,如果有人敲门说上门抄气表,你会开门吗?前晚9时许,家住簇桥铁佛名苑小区的李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困难。这名年近六旬的大妈出于安全顾虑,选择了不开门;女抄表员更委屈:“我都找了你快一年了,就不能配合一下工作吗?”双方不但隔门产生争执,还惊动了警察。女住户:我独居,抄表为啥不白天来?前晚9点多,李女士正在泡脚。这时,门外响起的一阵敲门声,扰得她一夜无眠。李女士长时间在外地居住,一年在成都住不了几天,这次是为了看病,才从外地回到成都。刚回来没几天,就听到小区邻居议论,最近小区里产生了两起入室盗窃。物管也提示大家,对入室盗窃,大家应该多点防备。“所以1听到敲门声,我有点警觉,就在想是否是来踩点的?”李女士回想,她马上擦干脚来到门后,答应了1声。但因为害怕,她不敢从猫眼往外看。此时,敲门人告诉她,自己是来抄气表的,听声音对方是个女的。李女士有些奇怪,“抄表咋不白天来?”门外回应:“白天来了,你家没人。”尽管门外女子反复表明身份,但李女士还是不放心,“我快60岁了,一个人住,身体又不好,她要是进来对我做点啥子,我咋挡得住?”李女士提出“能否自己抄了以后把读数告诉物管”,但女子表示,除抄表,自己还要做用气的安全检查。门外女子坚持不走,这让李女士有些慌。她只得虚张声势,先是伪装喊老公,随后又喊娃娃,但是这些都没有“吓跑”门外女子,对方一再要求进屋抄表。李女士说,双方僵持了十来分钟,门外的嗓门越来越大,并且还不断敲门。李女士越来越没辙,只得选择报警。不过,警察赶来时,门外女子已离开。警察后来告诉李女士,门外女子确切是燃气公司的抄表员。不过,经历这件事后,李女士一夜没睡。昨日一早,她离开成都去了重庆。虽然女子身份搞清楚了,警方也证实当晚双方的争执是个误解,但李女士依然心有疑惑:“抄表为啥不能白天来呢?”抄表员:若白天找得到人,谁愿意晚上来?那末,抄表员为什么要在夜里登门呢?随后,来到四川联发天然气有限公司簇桥客服中心,找到了当晚登门的抄表员张露。张露做了整整4年的抄表员,所负责的抄表住户总数超过3000户。她介绍,年底了,依照公司要求,她必须对这3000多户住户完成安全检查,“一户都不能漏”。四川联发天然气有限公司用户管理部部长武庆证实了她的说法。武庆告知,依照公司要求,对于辖区内的电梯公寓,每户最少每隔两年就要做一次安全检查。对于像铁佛名苑这类老小区,抄表员最少每一年要完成一次入户检查。张露向出示了两份名单。第一份名单显示,截至今年10月23日,她负责的3000多户中,有228户没有完成安全检查。第二份名单显示,截至11月11日,还有108户没有完成安全检查。由于时间紧张,更麻烦的是这108户很难找。要末是房子已出租,要末是一年短暂居住。更让抄表员头疼的是,这些住户大多没有留下联系,或联系方式已变了。武庆介绍,事实上,每年的安全检查工作,从年初就开始了。换句话说,这108户住户,张露已找了他们将近一年。据张露回想,事发当晚9点多,张露来到铁佛名苑B区,看到17栋4楼的这户住户家中亮了灯,她赶忙上楼敲门。张露说,在表明身份并说明了登门事由以后,对方让她“稍等一下”。张露心想,可能对方在洗澡不太方便,类似的情况她以前也遇到过。随后,她听到屋内仿佛有人在打,隐约听到“这么晚了,不能开门”。此时,距离第一次敲门大约过了5分钟。考虑到对方的顾虑,她再次敲门,指着自己身上的工作服和工作牌继续表明身份,但对方始终不愿开门。如此僵持了大约10分钟,张露说,当时自己确切有些生气:“我这么大半夜的加班,为啥就不能配合一下工作?况且,做好安全检查,也是为用户的安全着想啊。”张露承认,由于隔着防盗门,她不得不提高嗓门。但对于态度不好的指责,张露予以否认:“我至少说了3遍‘感谢你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对住户的抱怨,张露感觉非常委屈和无奈:“如果白天能找到人,谁愿意晚上来呢?”公司:抄表可以灵活,但安全检查必须进屋四川联发天然气有限公司簇桥客服中心主要负责簇桥一带的居民用气,辖区内的总户数大约十多万户。近年来,随着气表改造工作的逐步推动,很多有条件的小区都已改用远程气表。远程气表的好处就在于,不需亲自上门读表。但部份老旧小区,依然使用老式气表,需要抄表员上门抄表。目前,在该客服中心,包括张露在内总共有5名抄表员,均为女性。为什么选择女性?公司的斟酌是,女性更容易赢得住户的信任。武庆泄漏,在抄表收费方面,公司都没有做百分百的强行要求。如果1名用户长期不在家,抄表员们可以根据他此前的使用习惯,大概估计1个数。或者,以短信或在门上留字条的情势告知,请住户把气表读数发给抄表员。但这些方式只能解决抄表问题,至于安全检查工作,必须要求抄表员进门检查。“加上现在进入冬季,属于用气高峰期”,因此,做好每年一次的安全检查,也是为了用户本身安全。在了解事情经过后,武庆一方面提示抄表员要注意工作方式,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广大用户能够理解抄表员们的工作。讨论“入户抄表”的尴尬和忐忑你遇到过吗? 拨谈谈你的看法如果你是一名抄表员,在你日常工作中,是否有过像张露这样的为难和无奈?是不是也吃过闭门羹,遭受过不信任?如果你是普通市民,是不是也曾因为抄表员夜里造访而心怀忐忑?对此,你有何看法或有没有更好的建议?不管是倒苦水还是提建议,欢迎拨打成都商报各抒己见。特写入户抄表有多难?被狗咬,车被偷常常半夜才回家张露家住在双流,每天早上8点多,她就要从家里赶到簇桥,开始一天的工作。在她的包里,有一份三千多用户的用户名单,分散在三四十个不同的小区。大多数住户的抄表和安全检查工作,都可以在白天完成。对这部分难找的住户,抄表员们只能在晚上碰运气。到了晚上,抄表员们就对照着名单,各个小区逐一转,“碰到住户回家,赶忙完成工作”。这也让她们没有固定下班时间。以簇桥客服中心的5名抄表员来说,晚上八点半下班就算早了,大多数时候她们会守到晚上11点多。随着远程气表的逐渐推行,“入户抄表”将成为历史。但是,用气安全检查还得逐一上门。蔡茂文是簇桥客服中心的一名维修工兼商业用户抄表员,今年上半年,他在上门检查住户气管时,就丢了一辆电动车。公司做了一些补偿,但蔡茂文自己也承当了一部分经济损失。另外一名女抄表员范琼曾被狗咬过。去年夏天,范琼上门抄表,住户刚1开门,就冲出一条狗,咬在范琼的大腿上。由于穿的短裤,当时就流血了。范琼打了近一个月的狂犬疫苗,期间还得照样上班。昨晚八点半,成都商报联系上范琼时,她正在各个小区内寻找住户。她预计,自己要到十点钟才会下班,到家都是晚上11点了。(应当事人要求,张露系化名)

乳腺增生怎么治最好
月经量多吃什么食物好
退行性骨关节病的药物治疗
产后恶露不净有什么危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