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流年』水作刀变身记(小小说)

2019-10-11 19:0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男打油坊长老水作刀对女子打油坊里的情况非常好奇,总幻想进去窥视一番。终于发明了会变身的“快乐逍遥器”,于是,他摇身一变成了一位美女,进了女子打油坊。没有料到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人间四月天,晴。

响水坝油庄炼油坊,香油味溢满在空气中,直冲人的鼻腔。

午饭后,刚捶打完油的油坊大长老水作刀先生,把刚打出来的一饼油糕渣取下丢在一边,看了一眼正在一滴一滴往下滴的香油,顺手拿起一块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又从转角柜里取出油庄特制的夜来香水,抬起左手,在腋下喷了两次,然后又抬起右手,在腋下喷了两次,随后弯腰在每一个脚丫间喷了一滴。这才走到镜子边,挤了一滴油在梳子上,梳了梳头发,中分,摇了摇头,边分,点了点头,头发油光水滑地梳到一边去了,白生生的一条头皮沟在头发间很显眼。

他摇着一把油扇,拿杯子接了一杯水,滴了一滴油精,喝了一口,放在桌上。然后走到窗子边,直溜溜地望着对面的200米处的另一间油房。那儿是女子打油坊,打油工都是女的。一是因为响水坝油庄一带天气常年炎热,打油又是体力活,劳作时一天到晚全身是汗,所以打油的长老们整天都是赤身露背地干活。因此,古上传下来的规矩就是男女油工不得在同一油坊打油。水长老心里想,她们会不会也像我一样赤身裸背地干活呢?要是自己是女儿身,进那儿干活就好了。

他突然灵感大发,跑到电脑前“嗒嗒嗒”地一气呵成了一篇日志《快乐逍遥器》,结尾写道:“扩大病毒试验对象范围,俺也体验体验和美女换身。”他日志的主题就是要发明一种病毒叫“快乐逍遥器”,服下一片就能变身,但灵魂不变。

功夫不负苦心人。果然在月底硬是让他研究成功了。水作刀生性为人慎重。他决定先在别人身上试验一下,自己再服用。他看了看时间,已是晚上九点了,油房那电工该回来了吧?他从“快乐逍遥器”里取出一片,“快乐逍遥器”显示:有效期24小时。他看完后将病毒药片丢在水杯里,搅了搅,看着融化入水中,才轻轻地放在对面的电工床头。做完这一切,水作刀慌忙钻进自己的被子假装睡着。

过了一会儿,一男子哼着歌“姑娘啊,其实你不懂男人的心!”走了进来。他高高的个子,头发中分。进来后走到床头柜边,抬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脱得仅穿一条大裤衩就躺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均匀的鼾声响起。

随着一声鸡叫,天亮了。梳着中分的大个子一跃而起。突然,“天啊!地啊!额的神啊!俺......”他大叫了起来。对面水作刀也一跃而起,“咋啦,哥们?”水作刀顿时色变,指着大个子:“你是哪里来的女人?咋钻进咱男人的房间?你想耍流氓啊!”大个子慌忙把床上的薄被扯来蒙住身体,说“刀长老,是哥们。”便说了几桩他哥俩做的一些别人不知的事。水作刀憋住笑,却严肃地说道:“此事保密。俺昨晚梦见阴曹的‘绝密幂弦混沌洞穿明功法’的洛孤拐阴师,说俺哥们几个会有一人出现这异变症状,持续时间24小时。看来梦很准,你就呆在床上吧,时间一到,自然会恢复的。”

第二日,看到已恢复成本身的大个子,水作刀心花怒放,决心行动了。

女油坊。

一个新的女油工的到来打断了唧唧喳喳的女油工们的嬉笑。女油坊坊长麦子向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实习生玉儿,她是本地网络快乐会所马老总的小表妹,请大家多关照!”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落在她身上:“蛙瑟!活脱脱地一个美人儿嘛!”看到众人都瞧着自己,水作刀大长老心里好笑,暗暗庆幸自己异变成美女魔鬼身材般的身体很成功。他也不管这些眼光,就到处去看了。

油雾腾腾的油坊,女油工门喊着“嗨哟,嗨哟啰!打油出锅!”的劳动号子,举着大锤,狠狠地砸在油耙塞上,当大锤砸下时,油一滴一滴地滴了出来,落入下面的大木桶里。女油工们都带着白色的帽子,穿着白色短袖工作服,白色工作短裤。脸盘红扑扑的,脖子上都有一条毛巾,不时地取下擦擦汗水。水作刀不免大失所望,没有如愿地看到自己想看的众女人的身体。

当日吃晚饭时,麦子坊长说:“上司来视察,今晚要陪他去跳舞唱歌。要去一个能歌善舞的姐妹作陪。”这些女工们一听,都不愿去陪。这位上司很讨厌,陪舞时搂得很紧,还动手动脚的。女油坊客座大长老东方敏姑眼珠一动,脸上顿时堆满笑容,说:“就让马总的小表妹去吧,她年轻漂亮性感丰满,上司一定会喜上眉梢的。”水作刀变身的玉儿听了大吃一惊,俺这大男人才不愿陪那上司去玩呢!心里巴不得麦子坊长别同意。

“好吧,同意!”麦子坊长答道。

卡拉OK厅豪华包房里,一片莺歌艳舞氛围。

在那上司紧紧地搂着水作刀变身的玉儿跳舞的同时,上司的女秘书牛儿趁人不注意抖了一小包白色粉粉丢入水杯中。

一曲终了,女秘书端着两杯水迎了上去。

女秘书轻声在上司耳边到:“年哥,已搞定。”被叫做叫年哥的上司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水作刀也不知是啥时候回到住处的,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到深夜4点了。“看来再有两个小时,我就恢复男儿本身了。唉,早知如此,才不愿变呢!啥也没有看到,还白白陪了那大腹便便的上司跳了一晚上的舞,这家伙,贴得这么紧,不时地捏俺的屁股。”刚想到这儿,觉得头疼头晕,猛然一惊:“那跳舞结束后到4点这段时间俺在哪儿呢?”想了半天想不出一个头绪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终于到凌晨六点了。

该变身回男油坊去了。就在这时,“快乐逍遥器”突然“嘀嘀嘀”叫了起来。水作刀从包里取出来一看,突然傻眼了,大叫一声,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上。

原来,“快乐逍遥器”显示:昨晚你已经怀孕,只有等到十月孩子分娩后,才能变回本身。

共 20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到这篇小说,便想起了卡夫卡的《变形记》,同样是用荒诞、夸张的手法,来反映社会现实。油坊大长老水作刀先生为了混进女子打油坊,看女子的赤身裸体,发明了一种“快乐逍遥器”的病毒,吃一片就会变成女儿身,但心理不变,24小时后又会变回本身。没想到他进入女子打油坊,不仅没有见到女人的身体,还被派去陪上司跳舞,并且被好色的上司算计,喝下了一包白粉怀孕了,只有分娩之后才能变回本身。水作刀好色不成却被好色之徒利用,令人啼笑皆非。小说语言流畅、生动,故事曲折而荒诞,讽刺了某些社会现象,给读者留下了思索的空间。荐阅!问好作者!祝你写文快乐!【编辑:燕剪春光】

1 楼 文友: 2012-12-16 2 :19:49 问好山地!感谢你对流年的支持!很有意思的小说,不知解读是否恰当?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2-16 2 : 0:17 解读的非常到位,且独到。我意就是这样。谢谢你的肯定与阅读、编辑!

2 楼 文友: 2012-12-16 2 : :09 我写这篇文字,就是想讽刺某些社会现象。让来阅读的文友开心一笑的同时,有所思考。

特别感谢燕剪春光老师!

南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徐州治疗男科费用

抚州治疗男科医院

南昌治疗宫颈炎方法

徐州治疗男科医院

心悸和心律失常的区别
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又拉稀又吐怎么办
总拉稀是怎么回事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立可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