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当年大鸟的一次谎言彻底激怒了魔术师从此拉开黑白双雄大战

2019-06-08 15:53: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作为NBA史上最伟大的技术流小前锋,那种固执和自信的因子已经融入伯德骨子里,不会因岁月的更迭而流逝。

“大鸟”拉里·伯德虽然没有过人的身体素质,没速度、没弹跳、没爆发力、没有力量而且还有背伤,但伯德是个靠脑子打球的球员,他具备了所有小前锋的技巧,典型的篮球高智商型球员。作为小前锋,教科书般的他依然可以成为联盟的王者,得益于他超凡脱俗的篮球智慧和出神入化的球技,还有强大的自信和偏执。

1979年,密歇根州立大学与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的NCAA冠军争夺战,电视收视率高达24.1%,创下美国大学篮球历史上的最高纪录。这是大学篮球迷期待已久的巅峰对决,并非因为两所大学此前有过漫长的辉煌历史,也不是因为互为死敌,而是因为一个更加单一的主题——“魔术师”对决伯德。

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最终以64比75输给了密歇根州立大学,赛后,伯德拒绝出席新闻发布会,独自在球场里黯然神伤。尽管没有成功登顶,伯德的出色表现还是引起了NBA的高度关注,只是他坚持要完成大学学业,让不少球队打了退堂鼓。多年后,步行者鲍勃·伦纳德用故作轻松的语气掩饰悔意:“我很喜欢拉里,但行行好吧,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他会那么出色。”

此外,人们对伯德的身材、速度和脾气尚存疑问。开拓者主管斯图·因曼对伯德进行了一些调查,得知伯德是一位极度忠诚、罕见顽固、脾气火爆又酷爱喝啤酒的家伙,他对伯德的成熟度和心理素质有所顾虑。选秀当天,开拓者用头号选秀权摘下了明尼苏达大学前锋米切尔·汤普森。他们本来计划用7号签挑选伯德,但手握第六顺位的凯尔特人捷足先登,开拓者错失良机。

做出这个选择的红衣主教此前从未与伯德交谈过,因为早已胸有成竹,他曾在世界邀请赛上现场考察过“大鸟”,还通过球探约翰·基里利亚和K.C.琼斯的报告密切关注伯德。有一次,基里利亚观看伯德的比赛之后,回到波士顿对奥尔巴赫滔滔不绝:“我想我已经找到下一个里克·巴里,他能从任何地方投篮得分,而且你无法相信这孩子是个多么出色的传球手。”“我相信基里利亚,”奥尔巴赫说,“但当时我还是觉得他有些言过其实。”

伯德在大四时发生了一次意外,在一场垒球比赛中,他的食指被球击中,严重变形,他的哥哥麦克目睹惨状后差点吐出来,主治医生无法保证他的手指可以完全复原。凯尔特人队医托马斯·席尔瓦告知奥尔巴赫,伯德已经变成残次品。然而红衣主教希望眼见为实,他特意为伯德安排了一次特殊的测验,而“大鸟”最终征服了奥尔巴赫。尽管此后伯德仍然投中了一些伟大进球,但他还是在30年后承认,席尔瓦当年的诊断是正确的。“我的投篮再也无法像那次受伤前那么出色了。”伯德说。

加盟凯尔特人后,伯德发现自己与红衣主教是同一个物种,他们都十分固执,痛恨失败。每次在最喜欢的那家中餐馆吃饭,奥尔巴赫都会喋喋不休:“成为凯尔特人球员是件光荣的事情,你永远都不要忘记这一点。”

伯德没有让红衣主教失望,他几乎以光速征服了队内的老球痞,1981年他率队杀入了总决赛,而对手并不是他期待已久的湖人。面对火箭,伯德的篮板和传球依然高效,然而前5场他的命中率只有38%。几场较量下来,火箭前锋罗伯特·里德被冠以“大鸟”终结者的名号,这激怒了伯德。

1981年总决赛之后,黑人孩子在街头穿上了伯德的绿军球衣,一些老派黑人球迷开始公然称赞伯德的勇气,大鸟凭借超强的个人魅力打破了肤色的楚河汉界,而伯德备受黑人欢迎的一个原因在于,他像很多黑人球员一样精通垃圾话。兰尼尔说:“对于白人来说,如果你说脏话,会被认为缺乏教养,但拉里总是出口成‘脏’。”查克·佩森对此深有感触,新秀赛季时,他就在临近圣诞节时领教了伯德的嘴上功夫。“我有一份礼物给你。”赛前伯德经过佩森时说。下半场末段,伯德在步行者球员席面前扔进一记三分球,佩森正好坐在伯德身后,“大鸟”回头对他说:“圣诞他妈的快乐。”

1984年,10岁的德里克·费舍尔从头至尾观看了湖人与凯尔特人的总决赛,结束后他就跑出家门,模仿“魔术师”的动作。与此同时,在美国的另一端,9岁的雷·阿伦在自家的车道上模仿伯德的高弧度投篮。

总决赛前两场两队互有胜负,然而第三场以104比137惨败之后,伯德再也坐不住了,他用尖锐的语言抨击了队友,他的原则很简单:要么好好打球,要么滚蛋。“如果我们找不到自己的脑袋就麻烦了,”伯德说,“我们打得就像娘们一样。”就在那天深夜,伯德的朋友凯尔特人副主席斯蒂夫·莱利打来电话:“你们完蛋了,彻底没戏了。”伯德回应:“鬼扯,我们走着瞧。”

第四场,麦克海尔晾衣绳式的犯规改变了局势,最后时刻,伯德发现协防过来的是“魔术师”,拼命张手要球。“在那一瞬间,”伯德说,“我知道必须把球投中。”他做到了,伯德在“魔术师”头上命中了一记优雅的后仰跳投,那是凯尔特人的致命一击。绿衫军扳平了总比分,重新掌握了主动权。第五场伯德上演了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一场比赛,全场20投14中,砍下34分,抢下17个篮板球。“我几乎百发百中,”伯德说,“那是一名球员梦想的节奏,感觉太妙了,而我们的球迷也有着梦幻般的表现。打完第五场,我感觉冠军拿定了。”

1984年,凯尔特人笑到了最后,总决赛第二天,参加完庆祝活动的巴克纳意犹未尽,驱车来到伯德家,想要继续狂欢,却发现老大不在家。“他出去跑步了,”巴克纳回忆,“等到他回来,我问他,‘伙计,你在干什么?’”伯德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我在为明年做准备。”

1985年3月12日,伯德对阵老鹰砍下60分,然而这并非一次单纯的得分表演,而是给队友麦克海尔做示范,如何毫不留情地痛扁对手。但是习惯带伤上阵的伯德却在1985年总决赛上被肘伤拖了后腿。

1986年,伯德率领凯尔特人卷土重来,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湖人没有从西部突围,宿敌不在,伯德的目的依然不变——羞辱任何一个企图阻挡他的对手。疲惫不堪的伯德厌倦了游行狂欢的庆祝仪式,回到家中,队友沃顿在他的厨房里坐了一夜,只是为了一边听感恩至死乐队的歌,一边等他起床。

1987年东部决赛,伯德用那记著名的抢断改变了球队的命运,帮助凯尔特人与湖人再度会师,然而恶化的背伤让“绿衫军”救世主再也无力回天,经过长达八年的恩怨情仇之后,两位巨星开始用相互欣赏的眼光来看待彼此之间的激烈竞争。“我知道,没有任何人像他那样逼迫我使出浑身解数,”伯德说,“然而我的身体也告诉我,这种激烈对抗没有办法永远持续下去。”

1987年总决赛之后的每一个新赛季,都被伯德视作新的机会,他希望带领凯尔特人重新杀回总决赛,再战湖人,然而残酷的事实是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凯尔特人的王朝结束了。1991/1992赛季过后,伯德决定退役:“浑身上下都是伤痛,甚至再也不想打篮球了。”伯德的背部僵硬得像一堵砖墙,每天都为不能弯腰系鞋带而苦恼,他已经35岁,是时候结束了。

伯德在发布会上向波士顿人民表示,如果没有效力过凯尔特人,就不算打过职业联赛,自己很珍视为这支球队从一而终的球员生涯,并保证永远不会复出。发布会后,伯德有些依依不舍,但如释重负的感觉更强烈,可以逃离伤痛的事实让他一阵狂喜。“此时此刻,”伯德说,“我觉得是此生最开心的日子。”

“魔术师”参加了宿敌的退役仪式,当着波士顿球迷的面,露出了穿在里面的绿色T恤,他给观众爆料,

伯德在效力凯尔特人这么多年里,只撒过一次谎。“你知道那是什么吗?”约翰逊问伯德,后者莫名其妙。“你说过以后将出现第二个拉里·伯德,”约翰逊接过话筒怒气冲冲地说道。“但我要告诉你,你错了。永远不会有另一个拉里·伯德,绝对不会。因为你曾一次善意的谎言,彻底激怒了年少的我,从此我便以你为提升自己的标榜“。一如伯德所说:”我们尊重,并且喜爱彼此的比赛方式,我们是竞技场上亦敌亦友的黑白双雄!”

作为白人的希望,一个固执的完美主义者,伯德的横空出世改变整整一代篮球迷欣赏NBA的口味和理念。原来篮球也可以打得如此从容和优雅,而且充满智慧;原来白人也能玩好黑人垄断的篮球。

白山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荆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湖北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