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寻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对我很重要

2019-10-18 00:1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寻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对我很重要

云梦瑶身陷重围,在敌人的包围下,她看到不远处的师尊同样危在旦夕。白雨婷的衣襟早已被鲜血染红,单薄的身影在这血色的天地显得格外凄凉和助,后,白雨婷向云梦瑶的方向看来,凄然一笑,便散发出一道心悸的气息,化作一股惊人的能量消散在天地间,同样消失的还有围困她的敌人。

眼睁睁看着师尊碎婴而亡,云梦瑶心中凄苦,只觉得一阵言的疼痛让自己的心脏仿佛要停止跳动。云梦瑶握紧手中的灵剑,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她面前离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她面前消失,而她这个飘渺宗第一天才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力回天。云梦瑶内心一阵阵刺痛,如果这种言的痛可以看得到,那么此时她的内心早已被这刺痛刺的千疮百孔,奈的苦笑一声,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熟悉的世界,轻轻的闭上双眼,她…决定碎丹!

正在此时,突然间周围的空间一顿,阻止了云梦瑶碎丹的念头和动作,还有周围欲要攻击的敌人。

刹那间,那破阵之人穿过人群,来到云梦瑶的身前,“你就是云梦瑶?凌一凡的道侣?”

面对此人的问话,云梦瑶没有回答,只是恨恨的看着眼前这个屠戮宗门的中年男子。

看着云梦瑶眼中的仇恨,这破阵之人自语道:“是了,你不能死!至少在他出现之前你还不能死。”

说着,便挥手向云梦瑶扫来,正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个隐藏在天地间的身影也同时出现在这里,同样的一挥手,却是比那破阵之人的动作了许多,先一步将云梦瑶收走。

同时,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距离那破阵之人百米之外。那破阵之人心中大骇,此人定是早已隐藏在自己的周围,而自己却是一直都没有发现。

破阵之人来不及多想,云梦瑶他必须要得到,就在那身影出现的刹那,此人一剑挥出,却是用了十成的威力,一道金色剑芒向着那神秘的身影横扫而去。

那神秘的身影抬手点出一指,一道金色的指影激射而出,顿时风云色变,剑芒指影轰然碰触在一起,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仿佛风暴一样肆虐开来

,就连周围厮杀的修士都仓皇逃窜,放弃了厮杀。能量所过之处山石举,飘渺宗大部分的建筑也在这股风暴中毁坏殆尽。

腾啸风在火云峰竭力厮杀,正欲碎婴之际,突然见天池峰方向一股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弥漫开来。围困自己的众多修士顿时放弃了自己,仓皇遁走,腾啸风来不及多想,向着另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战战兢兢等在那里的冯思远见状不妙,也管不了那破阵之人的吩咐,急忙御剑向着远处逃去,片刻便远离了战场。

此时,许乐然和灵小玉也早已下山门多时,突然,只见飘渺宗方向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二人相视一眼,不敢多做停留,飞的向前跑去。

待得风暴散去,那神秘的身影依旧站在那里,仿佛刚才的碰撞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而那破阵却是闷哼一声,只觉的心神一阵,就连神识都是一颤,向后退出数里,这强弱便立下可见。

逃离战场的冯思远回头看了眼宗门,见那破阵之人并没有对自己出手,而是与另一神秘人隔空对峙。见其暇顾及自己,冯思远心中大喜,毫不犹豫的慌忙向远处遁逃,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破阵之人被对方一指击退,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那金色一指竟然是神通,整个大陆的神通可谓屈指可数,只有传说中的隐世古族才有传承的神通。眼前之人并不是他可以得罪的,这让他心中震惊之余多的是茫然和不解。

那神秘的身影站在那里,始终让人法看清其真正的面容,突然这身影开口道:“她,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带走。”这神秘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妥协和质疑。

那破阵之人并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的望着这个神秘的身影,“可否知道阁下的名讳,以阁下的修为和能力想必不会是为了‘血杀令’的好处吧?”

沉默片刻,神秘的身影挥手向那破阵之人掷去一件事物,那人接在手里,心中暗惊。神识检查了一遍并不妥,便收了起来,向着神秘的身影一抱拳,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开,消失在天际。

这神秘的身影看着那破阵之人消失在天际,又低头看了眼残破的飘渺宗,刚才他送出的是一件兵器,一件仙级上品的兵器。虽然他并不惧怕那破阵之人,但是他身份特殊,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如果让‘暗殿’的人知道就麻烦了。这里随时都会有人陆续赶来,如果与那人纠缠起来,引起多赶来之人的关注就不好了,故此刚才才会有此一举。

此人的身影渐渐的融入到天地之间,向着来时的路挪移而去,在经过风隐村的时候却是脚步一缓,忍不棕头看了一眼。

在二人离开不久之后,这里又陆续赶来了许多修士,但是看着眼前破败的战斗现场,只能败兴而归,虽然不知道是否有人得到了凌一凡的消息,但是其下场却是与那覆灭的水月宗没有任何区别。

不久之后,另一个消息却是在修真界流传开来,那就是被‘血杀令’追杀的凌一凡居然是五行废脉!

风波很便平息了,经此一役再也没有人到飘渺宗寻找凌一凡的下落。

数日后,一道孤寂的身影站在飘渺宗的山门前,看着到处的残桓断壁和遍地的鲜血,眼角流下两行悲伤的泪水,此人正是侥幸活下来的腾啸风。当日在那神秘之人的打斗中,趁其混乱之际,腾啸风很幸运的逃脱了追杀,并且隐匿了起来。

当日经过那神秘人的一站,几乎所有人都遁逃了,逃得慢的都埋葬在了脚下的泥土中,腾啸风隐藏了数日,待得风声过去,这才返回宗门。

如今飘渺宗五脉只剩下他一脉,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和苦闷,一步一步走过这血染的大地,满地的枯枝败叶还有宗门弟子的尸体,想起昔日的繁荣,想起宗主碎婴的刹那,以及当下的颓败凄惨,腾啸风表情木然,心中的痛已经麻木。

来到缥缈峰主殿‘玄清殿’前,曾经巍峨的大殿也在战斗的波及下塌陷了大半。置身于这残桓断壁之间,腾啸风倍感凄凉,正在其出神之际,远处两道人影向这里迅速奔来。

腾啸风定睛看去,原来是万月山和自己的大弟子向君浩,这二人远远便见到腾啸风,悲伤之余顿时露出一丝激动,瞬间,二人便来到腾啸风面前。

“首座!”

“师尊!”二人激动的喊道。

向君浩面露悲色道:“师尊…”本想劝慰几句,但是看着眼前这凄惨的场景,不禁悲从心来,不能自已,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从何劝起!

一旁的万月山也是心中沉痛,悲怆道:“腾首座,宗门还得想办法支撑下去,刚才在路上我们已经召集了门下残余的弟子,约百十人,正在赶回的路上。”

腾啸风定了定心神,强收起悲伤的情绪,对二人道:“论如何都要保住宗门的延续和传承,一会儿打扫一下,归来的弟子都居住于这飘渺峰。另外将宗门牺牲的弟子都葬在一处,命为‘英魂冢’,从今以后定时祭拜,让后世之人永远牢记今天之事。”

一个传承数万年的二流上乘宗门就这样险些覆灭,顷刻之间便沦落为三流势力,当真是世事常,腾啸风悲怆的心情难于言表…

南平治疗早泄费用
玉溪治疗睾丸炎方法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平治疗早泄医院
玉溪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